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中阿国际【官网】

热门搜索: 文化 财经 公益 旅游
免费发布
订阅

文章

致血脉相连的同胞

发布时间:2017-5-1 13:15作者:编辑01 阅读:559 评论: 0投石青年

内容简介:打开交流的窗口,相互开诚布公地交流,是因为你的主动给予,不要因为你的不一样,成为拒绝排斥的借口,因为被误解或者被误导的不真实,才是控制我们命门的匕首。所以要化解,唯有依靠我们的坚持和付出。我们都同生此 ...


打开交流的窗口,相互开诚布公地交流,是因为你的主动给予,不要因为你的不一样,成为拒绝排斥的借口,因为被误解或者被误导的不真实,才是控制我们命门的匕首。所以要化解,唯有依靠我们的坚持和付出。

我们都同生此地,切忌用自我只是主人的观念在内心编织一个自己都无法挣脱的铁笼,毕竟一旦形成,就只能让自己内心阴云密布,阴暗到暗无天日。

一个人,他就是他自己,不要把他与民族、宗教和地方,甚至国家牵扯到一起,因为他没有资格代表所有,除非我们故意要这么去想,或者专门编织这样的谎言,或者专门用障眼法迷惑那些不假思索职业性的寻找对立、冲突和仇恨的人。

我们不要因为一个人,几个人而对所有群体形成思维定势,因为那样的偏狭和偏执,只能让自己跌入偏见和歧视的深渊。我们不要一些人云亦云的外显模样,就把曾经出现过的事情超越时空、超越地域、超越个人地凌驾给所有的人,因为一个人所呈现的形象,并不代表所有相同、相似的人都是那个样子,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不要被兼听则暗的信息绑架了我们的主观看法,把这些自以为是的看法实践到跟你一起生活、亲密无间和相互熟悉的人身上,否则你自己也是不归路上的受害者。

我们知道,有一些人,的确在偷梁换柱,的确因为个人的利益,故意把一些标签贴在一些无辜的人身上以达到自己的目的或满足自己的利益,而这些被贴了标签的人,的确是无辜的,也是被冤枉的。比如说,曾经因为几个人来自河南,我们却对所有河南人心生不该有的成见和歧视。曾经有几个卖切糕的,因为他们是维吾尔族,是来自新疆,是伊斯兰教信徒,我们就把歧视、鞭笞和误会的标签贴给了所有维吾尔族人、所有新疆人,所有信仰伊斯兰教的人。或许我们这样做感觉是发泄了内心的怨愤,殊不知我们却也制造了一种以偏概全的歧视和伤害,同时也给自己内心深处挖了一个坑,也在自己的脑际深处注入了一种无药可救的病毒,除非不断地自我反思,否则自己也是极大受害者,毕竟误读的双刃剑,不可能只是伤着别人。我们曾经因为有几个人做了错事,便企图把所有的人拒之门外。本来完全可以对那几个人绳之以法、就此了结。然而我们并未就此罢休,开始带着有色眼镜开始寻找罪恶,并把所有歧视搁置在显微镜下,同时把歧视和偏见的视野扩散到了放大镜,甚至望远镜上。

我们常常禁不住地想象,把一些跟我们一样朴实无华的人想象为他者,并把一些自以为是的标签强行贴在他们身上,把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用刻板印象勾画成社会的累赘,甚至社会的毒瘤,我们不过是刻意地用冲突和仇恨建构一个动荡不安的时局,希望在其中浑水摸鱼,渴望通过流血和冲突渲泄,难道真的不知道这样是在戕害无辜,是在引火自焚?我们都懂得同室操戈、相煎太急的弊端,可是我们就这样欲罢不能地给自己添堵。我们恶意地凭空想象着,他们会掠夺我们的地盘,侵袭我们的利益,我们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恶意的阴暗意识去惴惴不安呢?是什么让我们如此焦躁不安、如临深渊呢?不是因为他们如何强大,而是因为我们过于偏狭。其实我们真的想多了,他们不过是希望在我们生活的空间里有一张床、一碗饭,和我们一样过一点平平常常的日子。他们并非来自异域,他们跟我们一样地生于斯长于斯。他们走进了我们的视野,试问我们有没有敞开胸怀、张开双手去迎接他们?有没有心平气和地与他们推心置腹交流?有没有想着他们也是我们情同手足的同胞?的确,他们跟我们不一样,不一样的是,我们已经优先占尽,他们来自这片土地上的某个贫瘠之地。在物质方面,他们没有我们丰盈富裕的生活,但是在人格上和我们并无二致。在公民权上,和我们一样,享有平等的公民权。他们和我们一样,上有老下有小,也同样肩负着养家糊口的重任,和我们一样为了柴米油盐,为了一家人能够吃饱肚子才远离亲人、远离家园,漂泊不定并寄人篱下地混碗饭吃,然而我们却因为不了解他们而不顾一切地排斥、歇斯底里地制造流言蜚语、强加莫须有的罪名,并制造近乎斩尽杀绝的暴力恐怖语词。我们的确是代表着先进的文化,也代表着文明社会的素质和涵养,我们还代表着华夏文明的和而不同,然而试着去看看,我们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们内心都暗暗地在思索什么?是宽容和包容吗?是主动消除歧视和主动面对面与他们开诚布公地推心置腹吗?没有,我们都在暗暗地支持着邪恶,支持着暴力,支持着唯我独尊的生杀予夺。

我们认为只有自己属于这片土地,那我们把时间的年轮向后推上五百年、一千年,我们究竟属于哪里?如果再向前推上一百年,你我还都在这里吗?在灰飞烟灭的销声匿迹中,我们只是在今天与自己过不去。不知道有多少次,我们仅仅用一些浮于表面的东西或者背负的身份去想象他们,把一些根本与他们个人无关的东西凌驾于他们,并相提并论,我们明明知道,他们根本无权代表任何人,他们只是他们,我们又何必如此昧着良心而故意无限制地扩大、无节制地嫁接呢?捂着心口想想,这样就不怕报应吗?

我们往往把信任的希望寄托在媒体报道上,不愿去眼见为实地理解真实,也不愿通过亲眼目睹而理解真实,我们只是不加甄别地去听那些被设定了方向、被切割成有利于控制着媒体人目标的话语,然后被他们诱导、鼓噪着为虎作伥。我们往往被一些刻板印象牵着鼻子走,以为被媒体碎片化杂糅的东西就是事实,并不求甚解地储存在自己的记忆深处,随时随地地拿出来进一步地误导自己、鞭笞别人,损人不利己。我们知道,暴力和恐怖不是某个民族或者宗教的专属,我们每个人都随时随地可能成为暴力的施展者,只不过我们尚未遇到那样的刺激,也没有迸发那样以牙还牙的复仇动力。可惜的是,我们还是义无反顾地认为,只有那些人,那些利用媒体混淆视听、切片式制造者才是真正的恐怖与暴力始作俑者。然而,媒体为什么要刻意把一些人故意无节制无限制地放大为恐怖与暴力的根源,我们未曾设问、咨询和质问。我们明明知道那样的说辞与事实大相径庭,我们还是要情愿被蒙蔽,我们还是接受了任其涂鸦我们这些像白纸一样空白的人,情愿让他们把我们的清纯和无邪打扮成恶魔的形象。

试问我们有没有故意歪曲事实地做过一些不公平的事情?不公平地对待过一些人?我们有没有在根本不相关的信息中形成一种偏见、成见,并对根本不相干的人进行区别对待?他们本就无辜,却因为你我的一种看上去不舒服、感觉很反感而就做出一些主观的结论?如果有,是不是应该做出反思?否则等追悔莫及时,只有罪恶的忏悔了。我们知道,很多我们接触到的,不一定真实,甚至完全是谎言,然而我们有没有把这种谎言继续以讹传讹呢?我们有没有扮演这样的角色?如果有,不妨闭目反思一下,为何要这样?是过于相信了媒体的误导?还是自己内心的确太阴暗而期待能够拿一种观念去坐实自己闭门造车的想象呢?我们为何不抛弃被人虚构的虚假,主动去面对面地感知和获取真实呢?唯有切身体会和身临其境的观察、访谈和参与观察,才有可能通过第一手资料告白天下何谓事实的真相。

我们当然不必过于悲观,因为在我们的现实中,并非所有人都乐于接受黑暗,或者情愿活在黑暗和恐惧中,也并非所有人都失去了信心,毕竟我们要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分享: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5379591979
  • 邮箱:chnarab@163.com
  • 地址:银川市兴庆区长城东路美德亨大厦22层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chnarab
  • 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 中阿国际新媒体

Copyright © 2001-2015 Discuz! X3.2 © 2001-2015 Comsenz Inc.

QQ|Archiver|小黑屋|中阿国际 ( 宁ICP备16000086号-1 网安备:64040202000041